香港偵探總會成立就職典禮及傳媒報導

 

傳媒報導

2017年04月07日

東方報業集團:八旬父再逢春 子聘私家偵探揭滬女重婚呃樓

談起私家偵探,你會聯想到甚麼?由香港多間私家偵探社聯合成立的香港偵探總會,今日舉行開幕儀式。曾經在外國和香港任職警察、現職私家偵探、總會副主席李亞倫表示,近年公眾需求私家偵探調查的案件增多,由跟蹤、起底、捉姦、婚外情、綁架,以及調查子女和父母的委託都應有盡有。至於近5年「爆發」最多的委託案件屬於父母與子女間互相調查,其中父母調查子女的委託,由十年前僅佔5%至10%,增加至近五年佔整體委託案件數目的20%;而子女委託調查父母的比例,亦由1%至2%,增加至超過10%。

李亞倫解釋,父母調查子女案件以往都經常出現,原因千奇百怪,不外乎因為子女於外國生活或者於外國回流後,父母希望了解子女情況,「例如有沒有吸毒、賭博、援交,以至有沒有犯法、醉駕撞車等等都有。」至於近年委託急升的子女調查父母案件,李指出,因為近年離婚率高,父母經常會有「艷遇」,令子女擔心父母被騙及擔心自己未來,「(子女委託)三個原因,擔心父母被欺騙感情;父母會不會被騙財;最重要是擔心自己未來分身家時會不會減少分量。」

李隨後分享一宗真人真事調查經過,一名50多歲的兒子發現80多歲的父親,於上海結識一名35歲的女子,兩人打得火熱,更隨即要「閃婚」。兒子擔心未來會出現一個比自己年輕的母親,於是委託偵探調查父親。及後發現該35歲女子對父親使出「渾身解數」,帶同其父親於3日內走遍10多個新樓盤單位,狀似希望藉此「換樓」,同時又發現該女子先後於上海和香港結婚,於內地已犯下重婚罪,是次更希望第三度結婚,最後該名委託人將事件舉報予有關部門,將該女子遣返上海,其父始能避過一劫。

李又指,雖然案件有增加,但並非代表父母和子女的不信任,「其實是雙方對對方的關心,需要我們求證」,而大多數委託人都有「家醜不出外傳」的心態,故找尋私家偵探幫忙。

至於如何成為私家偵探?艾馬氏國際偵探調查營業主任鄭宇表示,現時其公司偵探較多以兼職形式,年齡不拘,就算是「師奶」都有人成功加入,「師奶才好,不易被發現,其實沒有一定要後生仔女,只要是醒目就可以。當然有做過警察,有調查案件經驗就Perfect(完美)。」

香港多間私家偵探社聯合成立的香港偵探總會,今日舉行開幕儀式。(東方報業網上圖片)
李亞倫表示,近5年「爆發」最多的委託案件屬於父母與子女間互相調查。(東方報業網上圖片)

 

2017年04月07日

經濟日報:80後上海女與80歲老父打得火熱 子聘私家偵探識破騙局

談起私家偵探,你會聯想到甚麼?由香港多間私家偵探社聯合成立的香港偵探總會,今日舉行開幕儀式。曾經在外國和香港任職警察、現職私家偵探、總會副主席李亞倫表示,近年公眾需求私家偵探調查的案件增多,由跟蹤、起底、捉姦、婚外情、綁架,以及調查子女和父母的委託都應有盡有。至於近5年「爆發」最多的委託案件屬於父母與子女間互相調查,其中父母調查子女的委託,由十年前僅佔5%至10%,增加至近五年佔整體委託案件數目的20%;而子女委託調查父母的比例,亦由1%至2%,增加至超過10%。

李亞倫解釋,父母調查子女案件以往都經常出現,原因千奇百怪,不外乎因為子女於外國生活或者於外國回流後,父母希望了解子女情況,「例如有沒有吸毒、賭博、援交,以至有沒有犯法、醉駕撞車等等都有。」至於近年委託急升的子女調查父母案件,李指出,因為近年離婚率高,父母經常會有「艷遇」,令子女擔心父母被騙及擔心自己未來,「(子女委託)三個原因,擔心父母被欺騙感情;父母會不會被騙財;最重要是擔心自己未來分身家時會不會減少分量。」

李隨後分享一宗真人真事調查經過,一名50多歲的兒子發現80多歲的父親,於上海結識一名35歲的女子,兩人打得火熱,更隨即要「閃婚」。兒子擔心未來會出現一個比自己年輕的母親,於是委託偵探調查父親。及後發現該35歲女子對父親使出「渾身解數」,帶同其父親於3日內走遍10多個新樓盤單位,狀似希望藉此「換樓」,同時又發現該女子先後於上海和香港結婚,於內地已犯下重婚罪,是次更希望第三度結婚,最後該名委託人將事件舉報予有關部門,將該女子遣返上海,其父始能避過一劫。

李又指,雖然案件有增加,但並非代表父母和子女的不信任,「其實是雙方對對方的關心,需要我們求證」,而大多數委託人都有「家醜不出外傳」的心態,故找尋私家偵探幫忙。

至於如何成為私家偵探?艾馬氏國際偵探調查營業主任鄭宇表示,現時其公司偵探較多以兼職形式,年齡不拘,就算是「師奶」都有人成功加入,「師奶才好,不易被發現,其實沒有一定要後生仔女,只要是醒目就可以。當然有做過警察,有調查案件經驗就Perfect(完美)。」

私家偵探一向予人神秘感,香港偵探總會副主席李亞倫表示,目前本港約有100名私家偵探,過去行內接獲的生意中,半數均是與婚外情、第三者或跟蹤伴侶相關個案,但近年此等個人已陸續遞減,反而父母或子女聘用私家偵探,調查對方生活習慣或行為的個案有上升趨勢。

在本港及加拿大開設私家偵探社約10年的李亞倫舉例,約一年前,一名50歲的兒子得悉其80歲父親正與一名僅35歲的上海女子在一起並「打得火熱」,有意結婚,更同往上海,兒子因擔心年年邁的父親被騙,遂聘用私家偵探調查該女士的背景。

私家偵探於兩日內安排在內地從事偵查工作的調查員跟縱二人,發現該上海女子不斷帶父親「睇樓」:「二人3日內共參觀了12個單位」,父親終因身體不適,在該女子陪同下返港;其後私家偵探幾經調查,發現該名上海女子原來在當地已結婚,在香港亦與另一名男子結婚,犯上內地的重婚罪,李亞倫說:如果她再結婚,即再犯重婚罪,兒子遂向有關部門舉報,該名女子終被遣返內地!

李亞倫估計,10年前父母聘用私家偵探調查子女是否有賭博、醉酒駕駛等行為的個案,只佔整體數目約5%,近5年已升至2成;估計子女調查父母新伴侶背景的個案比率,亦由以往的1%至2%,增至近1成。

惟他認為,這未必反映親子關係越趨不信任,而是雙方出於關心,且對私家偵探的信任度提高,例如子女擔心父母有新伴侶後會再受愛情傷害或被騙,甚至被分身家;加上「家醜不出外傳」,部分人不欲找親友幫忙,遂靠私家偵探深入調查真相。

不少人會問:「成為私家偵探難不難?」艾馬氏國際偵探調查有限公司營業主任鄭宇稱,行內男女比例不相伯仲,入行的要求亦不高,且年齡不拘;現時部分兼職私家偵探是「師奶」,他人不易察覺;只要是醒目仔醒目女,也可以加入私家偵探行列。

由多間私家偵探社、資訊服務公司的組成的香港偵探總會今日正式成立,以提高行業水平,讓大眾對本港私家偵探有更多認識。

由多間私家偵探社等組成的香港偵探總會今日(7日)舉行成立就職典禮。 圖左為香港偵探總會副主席李亞倫;左二為香港偵探總會主席羅家強;右二為香港偵探總會創會會長何國光;圖右為香港偵探總會副主席茹月。(經濟日報網站)
在本港及加拿大開設私家偵探社約10年的李亞倫,曾任職警務人員。(經濟日報網站)

2017年04月07日

香港01:偵探查案最新趨勢 家長秘查子女個案增多 竟揭女兒夜總會援交

私家偵探向來是電視劇常客,由捉姦、偷情到犯罪線索,都屬於偵探的工作內容。偵探總會副主席李亞倫指,近年父母查子女的個案從10年前的5至10%,升至近5年的逾20%;而子女查父母的個案雖然較少,但亦從過去只有1至2%升至近年約1成。

簡單一宗偵查子女讀書狀況的個案,原來所費不菲,「入場費」大約是8萬元,最高更可達20萬元!是什麼令父母不放心呢?

偵探總會主席何國光指,父母查子女的個案當中,內地父母佔的數目不少,他們會聘請偵探留意子女港唸書的狀況,擔心他們學壞,當中不少都是大學生,「曾有一個父母找我們,在香港唸大學的女兒突然退學,令他們非常擔心。」

何國光隨即展開各種偵查,最終發現該女生跟一個無業男朋友同居,並為了替男朋友償還債務,出入高級夜總會做援交。為了查明真相,何更曾派遣同事「放蛇」假扮客人進出夜總會,發現她頻繁換上華麗的衣服與客人外出。父母雖然因此大受打擊,但何直言「不知道真相,就連想幫忙亦無從入手。」匯報真相後,何將父母轉介給社工跟進。

偵查一無所獲又如何?「對父母來說,什麼也找不到就是最好的結果。」何國光笑說。但若不幸要向委託人告知壞消息,偵探的工作也未必就此告終。「近年我們會多做一步,嘗試提供建議,我們公司有社工會為他們作輔導及指引。」他更指,曾有委託人請求他們幫助子女步出歧途,這種任務的難度就高多了,何直言這種服務「本身唔包」,但有時出於幫人心態會嘗試物色好人選助委託人一把。

「最長試過花了近半年,一位女生,心甘情願愛上了和一名販毒的男子,感情不能自拔,我們唯有派出男臥底埋身結識女事主,慢慢和她建立信任,勸她離開。而最終我們亦透過跟蹤她的男朋友,把握了他在外偷吃的罪證,再交由臥底轉告該女生,終於讓她決心離開。」那如果為了達到目的,一開始派出女臥底埋身「製造證據」又可以嗎?「那就不成了,我們也有道德操守,這樣是誣捏他人,我們是要把真相交出來。」他指這些臥底完成任務後,往往會以各種理由離開,例如藉口要留學海外,最後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而除了父母查子女,子女反查父母亦屢見不鮮,「大部分都是怕父母被騙。」偵探總會副會長李亞倫曾在加拿大和香港當警察,後來轉行做私家偵探。他憶述,曾有委託人發現八旬父親有一個年輕女朋友,擔心該女為騙財而來,遂尋求偵探協助,「我們跟隨老翁及其女友到上海,發現他們3天內看了12個樓盤。」他們相信女士努力遊說老翁買樓送她。「最終我們發現這名女士在香港和內地均已結婚,犯了重婚罪。」最後兒子將事件通報香港入境處,將女士遣回內地。

偵探專長是揭秘,亦見盡人性真面目。李亞倫稱,偵探工作偶有出現「互相監視」的情況,「情侶相約餐館吃飯,但原來這邊背後有群人監視新女朋友,另一邊也有人監視新男朋友認識的朋友。」

聘請私家偵探尋找真相,自然也有「代價」,何國光坦言,大部分客人都是收入較高的人士,簡單一宗偵查子女讀書狀況的個案,費時約數星期,「入場費」大約是8萬元,最高更可達20萬元,視乎實際複雜程度和危險性等因素。而李亞倫亦透露,一般的跟蹤偵查,收費每小時大約1200元,殊不便宜。

偵探總會創會會長何國光從事偵探工作近16年,認為尋人工作能幫助人,最有成功感。(香港01)
偵探總會副會長李亞倫認為,私家偵探行動比執法人員彈性少掣肘,看好未來的發展前景。(香港01)